> 联系我们

>>MORE
电话17115111160

微 信:18646532369

香烟批发厂家主打系列:木盒系列黄鹤楼1916,南京九五至尊,和天下,联系电微:【vx:18646532369电话;17115111160】黄金叶天叶,红河道,玉溪境界,国酒香爆珠,苏烟,印象云烟,国烟中华系列,芙蓉王,苏烟,利群系列,玉溪系列,荷花,云烟细支系列等高级质量香烟。所用香烟全部采用上等的原厂烟丝.按各种香烟口感配置而成.口感相似度高达百分之98.烟灰灰白色,紫光,防伪,微信扫码,钢印,遇热变蓝,各种验证应有尽有!价格美丽!国烟批发,免

>>MORE 香烟新闻

关于香烟得吸烟率

作者:香烟批发网 时间:2021-06-26

  5月31日,一年一度的“世界无烟日”来临,和前几年相比,你周围抽烟的人变少了吗?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字,全球吸烟人口从2000年的13.97亿人下降到了2018年的13.37亿人。全球男性吸烟人口数量已停止增长,预计还会继续下降。

  在我国,15岁及以上人群的吸烟率在持续下跌。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,其实女性吸烟率一直维持在很低的水平,主要得益于我国烟民的“绝对主力“——男性的吸烟率近十年间下降了约2%, 整体吸烟率下降了2%左右。

 

  吸烟率下降的背后,是国内日渐严格的“控烟”措施。从播种到制作售卖,烟草生意正在降温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种烟的少了

  获得吸烟那一霎的快乐之前,有至少两年的等待。

  从播种烟叶到收获烟叶,大概需要1年。而后要经过 1-3 年的醇化期,将烟叶按一定要求堆放在储备库内,通过控制一定温度湿度进行氧化,以去掉烟叶的青杂味,才能获得合格的烟草。

  

 

 

  ▲2018年8月3日,湖北宜昌,成熟的烟叶正在被采收。图源/视觉中国

  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,不少跨国烟草公司都将种植田设在了中国、巴西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。目前我国80%以上的烟叶生产都集中在老、少、边、穷地区,比如云南、贵州等。

  在2013年之前,中国的烟叶产量和播种面积一直齐头并进,双双在2013年左右达到了巅峰,那一年,我国广袤的1550千公顷的烟叶种植田里,收获了高达320多万吨的烟叶。

  但自从2013年之后,两个数据都持续下跌,烟草产量减产了100多万吨,烟叶播种面积缩水了500千公顷。

 

  在这之前的一年,2012年3月26日国务院召开了相关会议,指出该年要严格控制“三公”经费,继续实行零增长,其中禁止用公款购买香烟、高档酒和礼品。

  接着,2013年1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《通知》要求,各级党政机关公务活动中严禁吸烟。公务活动承办单位不得提供烟草制品,公务活动参加人员不得吸烟、敬烟、劝烟。严禁使用或变相使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开支。明确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模范遵守公共场所禁烟规定。控烟举措成果初现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卖烟的少了

  不仅种烟的少了,卖烟的也少了,卷烟越来越卖不动了。

  这十年的前五年里,卷烟产量曾高达26000亿支,而后五年中,有50多家烟草制品批发法人企业退出市场,而卷烟作为最重要的一种烟草制品,产量也减少了2000多亿支。

 

  2015年是个转折点。从这一年5月起,为了控烟,甲乙类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%提升至11%,同时卷烟零售价格也提升近6%。世卫组织研究显示,烟草价格每增长10%,放弃吸烟的成年烟民增加3.7%,放弃吸烟的青少年烟民增加9.3%,而这一数字在发展中国家要翻一番。因此,价格一涨,卷烟的销量自然少了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北京推出了公共场所禁烟的政策,一些重点城市随之跟进。之后不到两年内,就已有18个城市制定了地方性无烟环境法规、规章,覆盖了我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市实施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。各城市“控烟”局面初定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持久的博弈

  《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第5.3条指出:烟草业的利益与公共卫生政策之间存 在根本的和无法和解的冲突。并要求:“各缔约方在制定和实施有关烟草控制的公共卫生政策时,应按自身国家法律采取行动,保护这些政策不受烟草业的商业利益和其他既得利益影响”。

  实际上,各国的控烟势力都和烟草业进行着激烈博弈,比如在孟加拉、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,退休政府高级官员加入烟草公司一直是一大问题。在我国,尽管国家通过一系列禁令、通知、收税来控制烟草,控烟仍然任重道远。

  据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全球研究学院的全球烟草控制良好施政中心(GGTC) 2019年的报告,“烟草业干扰指数”反映了烟草业对控烟政策的干扰程度。得分越高,则烟草业对控烟政策的干扰越严重。我国的得分仍居高位。

 

  《2019年中国控烟观察—民间视角》指出,控烟工作应该由与烟草业没有利害关系的独立部门负责,国家烟草专卖局既“卖烟”又“控烟”,这导致了很多控烟工作难以推进。虽然2018年之后,控烟履约职责划归国家卫健委,但事实是, 烟草业仍然是政企不分,披着政府部门的外衣,行干扰控烟之实。

  所幸, “控烟”正成为一种社会风尚,甚至影视剧中也开始规避抽烟镜头。在中国控烟协会组织发布的2018年度热播国产影视剧烟草镜头监测结果中,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等4部电影、《归去来》等20部电视剧获“无烟影视奖”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、《邪不压正》,电视剧《猎毒者》因烟草镜头过多获“脏烟灰缸奖” 。

  距离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设定的“到2030年,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%”的目标还有整十年,控烟力量和烟草业之间的博弈,还会持续下去。